汽修工发明柴油加热器



商悦传媒   2019-05-02 20:04

导读: 郭波是汽修厂的一名电工,12月26日刚刚获得科技局发给的民间发明一等奖补助。初中毕业的他凭借执着的信念,七...

  郭波是汽修厂的一名电工,12月26日刚刚获得科技局发给的民间发明一等奖补助。初中毕业的他凭借执着的信念,七年间5次改良专利方案,最近发明出的电子泵柴油加热器已经投产,柴油车“冻”在半路或将成为历史。

  12月26日,郭波拿到科技局发的7500元补助,这是泰安市科技局给民间发明家的奖励,泰安地区获得一等奖的只有三个人,他是其中的一个。过了年,科技局还会给他一张7500元的支票,总共15000元补助金。郭波七年中5次改进专利,最终发明出的电子泵柴油加热器,让他获得这份补助。

  11月11日,记者来到新汽车站,一身油污的郭波刚刚安装完柴油加热器,不好意思地擦擦手,憨厚地笑着说:“俺手脏,别离俺那么近,再弄脏你衣服。”他找出一件新的工作服铺在车座位上,招呼记者坐下。郭波告诉记者,今年新发明的加热器是电子泵柴油加热器,最初做的那个太简陋,是手动的,在不断更新完善5次后,刚刚发明出电子泵柴油加热器。“一般柴油加热器只能使用一年,这个柴油加热器可以使用5年。”

  对于刚获得的奖励,郭波连荣誉具体的名称都复述不出来。“管他是什么奖,干好自己的事能让人家肯定咱,这就够了。”提到郭波,泰昌专利事务所工作人员都直竖大拇指,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。“现在喜欢钻研的人还是少,很多专利都是一个设想,像郭波这样不把实物做出来就不申请专利的人很少,每次他到泰安安装柴油加热器都会跟我们打招呼,人很热情。虽然是初中文化,但很有头脑,不会写专利方案,他虚心请教,产品已经换代5次。”工作人员说。

  郭波是新泰市谷里镇南朱村村民,16岁开始跟随舅舅学习汽修。“当时就给车上安个灯泡啥的,俺是汽车电工,简单的小活都会干。”26岁时,他开始做货车司机,当时做汽修的师傅很少,有时为等待师傅给找几个配件,都得挨骂。

  他一时生气,决定干回“老本行”。“当时俺就想,一定要成为全新泰最好的电工。”2003年的一天,他到聊城的一家汽修厂学活,每晚8点到12点他跟随师傅学习,在旅馆里,他第一次见到恒温电热炉。“冬天货车使用0号柴油经常上冻,在大街上经常看到有人用火烤,因为上了冻车就跑不起来。当时俺就想,要是柴油也能调调温,那司机就不用那么麻烦了,用火烤爆油箱多危险。”

  郭波看到电热炉后,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觉。他初中毕业识字不多,就借笔想画一个柴油加热器,却发现连张纸都没有。于是,他就在旅馆的墙上画下柴油加热器草图。“当时旅馆老板发现后还要罚俺钱,俺没给他。”郭波笑着说,从那以后,他开始研究柴油加热器,2003年他用铁丝、电线等材料制成第一个柴油加热器。

  第一个加热器制作完成,郭波最想做的就是试试这个加热器管不管用。他跟朋友赵峰商量,把自己的柴油加热器安到赵峰车上试试效果。赵峰起初很犹豫,他告诉记者,安试验品不是闹着玩的,一旦加热器过热很容易起火。“当时我们都很担心,但想到郭波有那么多年的汽修经验,还是答应了他。”赵峰说。

  2003年冬天,郭波和赵峰坐着安装好加热器的货车出发,他们还带着一台灭火器、两袋防火沙以防万一。“当时气温零下16度,柴油很容易上冻,但是安上加热器,车居然一路没有上冻,俺当时的心情甭提多高兴了。”到地方后,郭波想把自己的第一个试验品拆下来,但赵峰执意不肯,要花钱买下来,最终郭波直接送给了他。

  随后,郭波又制作了好几个加热器,他的第一位客户是经常跑山西线的货车司机陈先生。由于温差大,陈先生的货车经常在高速上熄火,听说有这样一种产品,他抓紧找郭波安上。“安装那台加热器时,天上下着大雪,俺铺着一层塑料纸躺在雪地里安的,等俺起来的时候,地上有一个人形。”郭波憨憨地笑着说。那段时间正逢山西下雪,陈先生的车队一共七辆车一起出发,六辆车都冻在路上,他比别人早返回新泰三天。

  郭波的产品得到司机认可,有人提醒他申请专利。2004年一天,郭波来到泰昌专利事务所,他背着自己的产品往地上一堆,说:“所长,你给俺申请个专利,这个加热器很管用。”所长姚德昌说,当时郭波什么也不懂,让他写个方案,他直摇头。“当时,郭波说他都把柴油加热器做出来了,还写什么方案,听他解释很长时间才明白申请专利的过程。”姚德昌随后把新泰的贾久瑞老师介绍给郭波,贾久瑞帮郭波写下第一份专利方案。2005年,郭波的专利申请成功,他跟贾久瑞也成了朋友。每次有新的改进方法,他就主动寻找贾久瑞商量方案。

  郭波的徒弟许德斌告诉记者,虽然师傅的文化程度低,但心肠很好。一般汽修厂晚上都关门,但是郭波的玉祥电器总是向过路司机敞开门,只要有人砸门,他就抓紧起床修理汽车。“谁能没点急事,要是人家不急能晚上敲你家门吗?”郭波笑着跟徒弟说。

  许德斌说,有次,师傅看到一辆三轮车载着两位商贩经过,三轮车没有灯,他主动把人家拦下来要安车灯。“当时人家以为要钱,说啥也不安。他把车灯换下来也没要人家钱,他说农民干点生意不容易。”郭波告诉记者,干汽修电工时攒下一箱三轮车车灯,浪费了可惜,看到有路过三轮车没车灯时他就捎带手安上一个。“当时那个商贩扔给我一小摞蒜苔,上次还有个人特地送俺一箱家乡苹果,人家能记着俺,俺心里痛快。”郭波说。